虚穴

その底知らずの虚しい穴は、はたして埋められるのでしょうか・・・

翻译累,校对也累。
都是耗神耗力的活儿。
笔译的价钱真是和付出不成正比。
没办法,市场就是这个样子。
今天也累了……明天再继续干吧。
想吃味道好的东西了……
但是今天去买菜,由于时间晚,依旧没什么可选择的了。
还是和这两天一样,吃茄子吧!

月は
己の姿を照らし出すだろうか
泥は
己の姿を描き出すだろうか
風は
己の姿をなぞれるだろうか
こんなに近くいるのに
近すぎたから
惑わされて
わからなくなっているだろうか
いずれ枯れ果てるその時
荒んだ心にならずに済むため
今は…

半夜惊醒。
貌似梦中听到了什么响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实中真的有什么动静。
总之是被吓醒的。
睁开眼,很困很困,但是心慌,心跳快,一时半会竟不敢动弹。
鼓足勇气去卫生间,瞅到一眼自己苍白的脸,顿时冒出一堆吓人的想法,不受自己控制,滋滋往外冒。
吓得奔回房间,呆坐一会儿,心脏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明明很困,但被吓得睡不着了。
想到早上可能无法按时起来了,怕到时候来不及,干脆现在把米饭蒸上。
外面漆黑一团。衬得屋里越发明亮,胸膛里却越发不舒服。
朋友圈也有够烦人的,吵吵吵的,刷屏文章和反这篇刷屏文章的各种文章被转来转去。
本来昨天做口译就够心累的了,看到这种怼来怼去的越发心累。
真是够了。别说在哪座城市,都有各自的利弊,懂生活的人到哪儿都会好好过日子,不会生活的人到哪都会过得不太舒心。生活不都是靠自己过出来的。当然有些城市是会相比之下压力大一些,但自己有选择的权利,自己对自己负责,哪有那么多可逼逼的。谁都别代表整个城市的人。最多只能描述自己所认为的一部分人。都是偏主观的。看到一大堆帝都魔都的本地的非本地的跳出来说这说那的,真是看够了。
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别人说的算的。也不是城市说的算的。我现在过的日子估计会被归类为假装生活的那类,那又怎样?我的日子我自己说的算。在其他人看来肯定是我上一份工作又好又体面待遇什么都好。但我就是不喜欢,过得不舒服。现在又苦又累,但从不后悔做了现在这个选择。人生总是要试错的,我尊重自己做了这个尝试和选择,我也没有连累谁对不起谁。说我不孝,多大了都不能补贴家用,我认,我自私,就是想试试人生的可能性。我不增加家里的负担,允许自己在外面过得辛苦点。
不敢说一切都会好起来,但在挣扎着想要往前走。我才不需要被代言被代表呢。
再出来什么这类文章也不看了。就是看到一些自以为是以偏概全的人莫名其妙地代言来代言去评论来评论去的,略有点不爽了而已。别人有发表言论的自由,我有选择看还是不看的自由,爱说啥说啥吧。
唉……说着说着就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饭都煮好了,天都泛白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好好睡一会儿。

这两三天晚上入睡前,没开空调电扇,躺下没一会儿就觉得冷得不行不行的,得盖上薄被子。也不知是夜里真有那么冷还是身体的问题。

最近心态不太好啊。
工作上的事情什么都觉得烦,不愿做,态度也不太好。
这样可不行啊……
可是好难抑制住心中的烦躁。
最近感觉燥气特别重……不仅是工作,很多其他事情也很容易就觉得烦。
是不是内火过旺(扶额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终于把初翻做完了。
赶紧扒了几口饭。顺便把明后天的菜也做了。
晚上整理初翻稿。
然而光是把翻好的稿子通篇整理一遍就弄到了现在。
真是累死个人……明天开始校对。
顺便说觉得这个测试不怎么样。不准。
刚才开始突然觉得恶心……

做翻译,渐渐状态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听86版西游记的片头片尾了~
实在是赞啊!

昨晚回来身体还是感觉不好,就什么都没做瘫在床上了。
现在得起来干活了。
说来真的想买这张原声音乐CD表示一下支持,可网上怎么都找不到有卖的。
因为是想支持下,所以也不会去买二手的,那样不算销量啊……
可是我也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卖CD的实体店…而且更不确定实体店里就有的卖。
摊手……

やはりSiriは有能だー

四点多醒的。
五点爬起来。
做早饭和午饭时放《风起时》《赤血长殷》《红颜旧》来听,忍不住又哭成狗……
可惜修行还不够,不然就把这几首歌词翻译出来拿去日网上安利了……
这种歌词很难翻译,无论怎么翻都觉得无法很好表达中文原词的韵味,最多只能翻成类似俳句或者偏古文的形式。但我古代文法没学好…泪跪…文法实非我所长……

手机坏了。上不了微信。顿时感觉清静了不少。
但是身体还是乏力得厉害,觉得有点过了,浑身发软到整个人都感觉有点奇怪。
注意力依旧很难集中,效率十分低下。

觉得闷得慌。呼吸不顺畅。

心跳有点虚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