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穴

その底知らずの虚しい穴は、はたして埋められるのでしょうか・・・

半夜醒来

做了个奇怪但有意思的梦。
动作系烧脑系谍战大片的感觉。
经历了好些事情,我这边的工作人员才基本确认阵容。
接下来才是要紧环节。
但是突然就醒了。不知道是因为热的还是什么。

醒来才发现,
わたしのあくむはまだ終わっていないようだ。

今天一整天的菜。
咖喱味肉末茄子。
肉末炒千叶豆腐。
清炒小白菜叶。
蒜蓉辣椒味小白菜梗。

辛辛苦苦干了一上午的活。
我知道这是独自生活需要做的事情。不能抱怨辛苦。但是做完了确实会觉得累。
特别是精神紧绷,情绪还不稳定,身体状况也不好的时候。
然后还被亲近的人给狠狠伤害了一下。
不然怎么说越亲近的人越危险呢?因为给了对方深深地伤害自己的权限。
一句话就轻而易举地戳到我最脆弱的地方。简直痛不欲生。
好吧。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问题。我不好我不对我不会说话我人格缺陷我心理扭曲。
我除了攻击自己还能怎么办?
啊……
该去收被套了。
哈哈。
哈哈哈哈。

这几天的流水账

上周日忙工作到十二点多,之后校对翻译到近两点。
周一晚上也是十一点多发邮件。
周二上午九点半到公司,晚上九点半离开公司,到家还翻译和发邮件到十二点多。
周三下午7点半离开公司,晚上做翻译到十一点,然后发工作上的邮件以及和leader谈事情。
然后就睡不着了,直到现在。

不思議だ

さっきまで仕事してたのに。
朝9時半到着夜9時半出るってスケジュールだったのに。
帰ってても仕事してたのに。
不思議と「疲れた」感想は出なかった。
どうしたんだろう。
まあ、ちょっと眠いけどね。

雨だ。
久しぶりの雨だ。
ベッドで雨音聞いてると、なんだか落ち着く。
おはよう、世界。

晚上九点多,leader说让我陪着加班,明天可以晚点去公司。
想来leader也是辛苦,远比我辛苦多了。今晚刚出差回来就忙。谁让明天是deadline,不得不做。
明天上午也得随时待机。
总之目前是告一段落了,能准备睡觉了。
给自己预约了锅粥。这两天总觉得渴得慌,明明喝了很多水还是觉得渴。所以早上想吃点有水分的东西。
好了,睡吧,起来就有粥喝了。

なんか、なんとなく
急に、久々に
ほっかほっかで
ふわふわで
甘くて美味しい
焼き立てのパンが食べたい
あんパンとか
揚げあんパンとか
メロンパンとか
フレンチトーストとか
スロワッサーとか
本当に美味しいパンじゃないきゃいやだ
さあ
寝よう

好像有点热感冒。
今天一整天也状态不好。
不知道是身体不好引发情绪不好,还是情绪不好引发身体不好。
也可能是两者都互为因果。
总之感觉非常没气力。
明天能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不想想。感觉是前阵子想得太多,过度使用然后抛锚了……

一宿没睡好

昨晚状态很奇怪,明明困得不行半天没睡着,零点多稍晚精神了会儿,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连台灯都没关。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四点半,把灯关了,发现窗帘缝中已经透出外面的白光。
觉得特别闷,略热,就开了电风扇。
之后就一直在浅梦中。
让人略心塞的梦。
好像梦中一直在忙跟工作有关的事情(估计是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收到有关工作的消息,然后就一直很在意吧)。
另外,在梦中,我住的楼房一楼没有房间,就是一大面墙,墙上有一张巨大的颜色偏灰的老照片,上面有四个人。我每次都觉得这几个人眼熟,但想不起来是谁。
后来有一次我回来时,看见照片上的一个人动了,对着另外一个人说我爱你似的口型,另外一个人也很开心地回了一句,然后旁边两个人就跟着一起笑了,接着四个人摆出了拍照的姿势。感觉好像刚才那一串动作是拍照片前几秒的事情。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就想起这四个人是谁了。他们是两对,一对是已经分手了的,一对是已经结婚了的。互相说爱你的那对是已经分手了的。结婚的那对,其实现实中我好久没有想起过了,况且女方我并没有见过,男方是我小学同学,初中也是一个学校的不同班,初中毕业后就很少有联系了,最多是去见小学老师时碰到过一两次。而且只知道他结婚了,女方是大学时期的女友,其他就不清楚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觉得略诡异。
但是一边做梦一边想要起来了,可是又累又困,闹钟响了几次都爬不起来。
最后还是八点十分多才起来的。
没什么精气神,好在午饭昨天就带去公司放冰箱了,早饭就是酸奶和昨晚买的火龙果。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想吃火龙果,明明比苹果贵,还是忍不住想买,这三周不到的时间里已经吃了三个了。对于我这种觉得水果贵、平时几乎不愿主动买水果的人来说真罕见。
说来真是挺热的。不用电风扇根本待不住。
又不想去上班了……跪。
不过至少得去把午饭吃了,把电脑拿回来,周末要用。所以…还是去吧。

早上拍的照片都没时间来放。
这周二到周五的午饭都是一样的哈哈哈。

刚做完翻译,又累又困……又看不了复习资料了。唉……